188金宝博官网|文化中心|图片中心|资料下载|国际摄影大展|平遥中国年|平遥文学|古城报周刊|热点专题
频道统计
赤子情浓 何闲之有
赤子情浓 何闲之有
 更新时间:2016-6-17 21:02:43
【字体: 字体颜色
 
——为王政文学作品集《闲花无声》序
 
赵永平
   
我以文化平遥为荣,不仅因为平遥古城文化底蕴深厚、声名远播海外,更因为现代平遥文坛花繁叶茂,屡献文学佳作,迭出文化赤子。王政先生文学作品集《闲花无声》的出版付梓再度令我欣然庆喜。
王政先生是一位工人出身的文学爱好者。他曾先后在介休纺织厂、平遥柴油机厂当工人,在外贸肉联厂做保管员,与基层工人日夜厮守相伴,铸就了勤谨朴实的性格特质,养成了热爱生活的浓浓情怀。工友的深刻印象中,他不仅是一位人缘极好的好职工,还是一位“工人秀才”。他爱文学,好写作,单位搞文化活动,要么写诗词、编谜语,要么挥毫泼墨撰书楹联,心心思思,字里行间,尽显对文学的挚爱情深,对生活的乐观相待。
王政先生的家族,可谓“耕读传家”和“农商世家”的结合体,良好的传统文化教育和刻苦学习精神在潜移默化中根深蒂固。王政先生的父母亲是在战争年代就参加革命工作的老干部,为新平遥的诞生和初期建设贡献了毕生心血。先辈们经历的艰难困苦乃至生死曲直,是其追求上进、纯真赤诚性格特质的深沉本源。虽然囿于历史的原委造成他仅读到初中,却没有阻止他酷爱文化学习的孜孜以求。
已经很难稽考了,不知从多少年前开始,无论是别人轰轰烈烈“闹革命”的时候,还是单位不景气生活窘迫的时候,他总是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,利用业余的一切空隙默默地自觉研习,刻苦求索,积累提升。明珠总要出土,金子总会发光。究竟是文化古城的影响与熏陶,还是古城赤子对国学文化的酷爱与忠诚,王政先生在悄然间已成为平遥文坛一棵郁郁青松。树干是那样的挺拔郁劲,枝条是那样的舒展茂盛,叶子是那样的苍翠欲滴,果实是那样的丰硕饱满。
捧读王政先生文学作品集《闲花无声》,诗词、散文、楹联俱佳,尤以诗词为最,诗词尤以律诗见工。律诗规矩严格,平仄据谱,引经用典,比兴恰意,掌握起来比较难,巧妙灵活地运用就更难了。但是王政先生却在作品中渐得妙境,出神入化,佳句连连,润人心脾。由此可以想见王政先生文学功夫之于诗外,所以说,王政先生对传统文学可谓情有独钟,正是这样的艺术感觉和执著追求,为其赤诚倾吐奠定了纵马驰骋的自由。
古人云,诗言志。志为何物?是志向、志趣。读王政先生的文学作品,我感觉到是积极向上的情操,是字里行间渗透着浓浓的爱憎情怀。如:“九十高歌进,世界谁主裁?”(《写在建党九十周年》),又如:“十八大,灼灯一盏,天涯海角通亮;举国人,前路无垠,眼界胸襟畅明。”(《庆十八大联三副》),爱党、信党之情坦然呈献;如:“万里江山有明主,五洲纵横藐敌枭。跨下受辱已成史,看我挥戟一长啸。”(《元宵节有感》),又如:“少年养得报国志,径须进取为民忧”(《建国六十年感怀写》),爱国、报国之情赫然明志;如:“不想阳春又送暖,古陶更绽满枝芳。”(《春雨感怀》),又如:“龙腾入雾携九子,长征排难得胜谣。美不胜收哪有比,唯我古陶独领骚。”(《元宵夜》),爱古城、颂古城之情悠然自得;如:“瓜菜茵茵洗衣女,桃杏累累西河滨。”(《回望林泉》),又如:“天高云淡青山远,酒浓茶香韵味长。”(《对联》),爱家乡、乐家乡之情俨然如醉;如:“精英各界齐奂彩,儒雅文坛唱大风。”(《颂平遥文联》),又如:“十年陈酿老白汾,雨前新采碧螺春。香茗美酒岂白饮?不留佳句怎出门?”(《会友》)。爱文友、喜文友之情自然流露;如:“四十年功可歌家庭主梁,愧煞我大丈夫脸面无光。”(《林泉闲翁双百韵.感悟老妻》),又如:“瘦手盈盈执紫砂,沏来新采谷雨茶。含颦老妻韵犹在,不逊前庭水仙花。”(《老妻如花》),爱家人、惜家人之情肃然可敬;如:“人生不可硬强求,花开花落任自由。”(《偶得》),又如:“征程不怕山有险,踢开蓝关郁葱葱。”(《落雪感怀》),爱人生、追求人生之情泰然风骨;如:“闲享庾信章中趣,翁临羲之墨池前。”(《陋室自吟》),又如:“笔下无忌,书行游龙,酒佐诗韵玩乾坤。”(《酒茶吟》),爱诗文、钟于诗文之情陶然如痴。概而论之,王政先生的诗词联文饱含着赤子浓情,倾吐着烈烈灼情,耐得细品把玩,获益定然匪浅,万不可等闲一瞥尔!
品味之余,我复又翻阅三思,王政先生的文学作品或喻事状物,或咏景谐境,寄志明言皆顺理成章,毫无雕啄硬伤之感,且极善独立思考,自成一帜,颇耐人寻味。如:“入主寒宫风八面,播春融露万芳发。”(《雪花吟》)一朵小小的雪花,在先生笔下竟然威风八面,虽临严寒时节,播洒的却是春花争妍。又如:“万佛栩栩各有神,圣仙满殿闹纷纷。苍柏无事闲门外,虬臂古槐乱鼓风。”(《古槐柏》)以“闹纷纷”、“乱鼓风”去写圣仙和古树者尚无先例,先生笔下竟如此大胆脱俗,独辟新义。再如:“唯将败絮漫天撒,取宠春姑媚有加。”(《杨柳吟》)先生巧借他人笔下婆娑起舞、生命力极强的杨柳,以人们熟视无睹的另一面,毫不留情地鞭挞了败絮其中、献媚取宠的社会一象。如此妙笔佳句不胜枚举,怎一个“情”字了得?怎一个“闲”字可得?
据了解,《闲花无声》仅收王政先生近年文作之半,但王政先生的高尚情怀和为文操守足以令人钦佩与慨赞。我不禁自问,王政先生自号“闲翁”,何“闲”之有?
如果说这也叫“闲”,我期盼着这样的“闲翁”、“闲文”更多一些!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癸巳年春于望正斋
  • 上一篇: 写给《笔墨万象》中国画展
  • 下一篇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   告诉好友   打印此文  收藏此页  关闭窗口  返回顶部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5条。)
    | 关于本站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友情链接 | 留言中心 | 管理登录

    Copyright© 2004-2017 188金宝博官网 PYWHW.Com .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平遥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
    地址:平遥县西关大街181号环建巷1号    电话:0354-5626600   E-mail: pygcbs@126.com
    平遥翰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设计维护
    晋ICP备08002103号